大风吹雪落 - 第761章 离开 嫡女为凰杨轻寒辛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辛缜道,“嗯,兰英是风岚以奇计破敌而著名的武将,战功赫赫,年纪尚轻,就已经是统帅一国的大将军,这次风岚国家内乱,大乾趁势而起,也多亏了这位兰英将军内外斡旋,方才给了风岚喘息之机,他现今被围困晋城,以弱敌强,坚守晋城数月之久,抵挡大乾铁骑四百多次进攻,如今已经是弹尽粮绝,但他仍旧没有放弃,一直带着几千人马坚守在城池之内,这样的血性男儿,为夫心中佩服,决定救他一回。”

    杨轻寒嘴角扯了扯,虽没听清他嘚吧嘚吧啰嗦了些什么,但她大概听明白了。

    她的阿缜要亲自带兵去打仗。

    “唔,阿缜……”虽然醉得神志不清,但她隐约明白,打仗不是一件好事,有危险。

    “宝儿。”

    辛缜盯着她恍惚朦胧的精致眼眸,柔声道,“我已经命天宝带着虎豹骑五百人听你指挥,他们会负责保护你和辛真寒,我将你放在杨家很放心,你就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可好?”

    她皱着小脸,脑子里一根弦紧绷着,不是很舒服,“阿缜……”“嗯,我在。”

    杨轻寒喃喃,小手抚摸着他坚毅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会离我越来越远。”

    辛缜心里莫名一慌,捉住她缓缓下落的小手,“胡说什么,辛缜永远是杨轻寒的。”

    杨轻寒神情晃了晃,唇角淡淡扬起,也没再说什么,一头栽进柔软的被褥里,睡了过去。

    莫羡在房门外等人,时不时注意着房内动静。

    “主子,看时辰,叶将军和周将军快要入宫了。”

    辛缜与杨轻寒再温存了一会儿,将床上的女人用被子盖好,起身走到门外,“嗯,回吧。”

    两人一行刚走到院中,便听到花丛里发出一阵细微响动。

    莫羡眼明手快,抽出长剑,厉声道,“谁?”

    “大人不要杀我……”一个粉衣女子从花丛里颤巍巍的钻出来,咬唇低眉的扑倒在辛缜脚下,“我是这家的三姑娘杨敏……适才是过来看二姐姐的,见到姐姐房中有人所以才躲藏在这里,大人莫要生气,我不是故意的……”辛缜淡漠的“嗯”了一声。

    杨家是他亲自选定的,杨家子女少,旁支干净,族中老少心思单纯,好掌控,这个三姑娘虽然不是杨家亲生的女儿,但一直养在杨明朗膝下,衣食住行,犹如亲女。

    “起来罢。”

    杨敏心中忐忑不安的从地上站起来,悄然抬眸,一看到眼前男子一身蓝紫色华贵锦衣,龙章凤姿,犹如天宫玉树一般绝代俊美,心中顿时一震。

    “你……”莫羡道,“放肆!”

    一句严声厉词,杨敏哪还敢抬头,急忙将脖子低得死死的,害怕得差点儿哭出来,“臣女见过君上……”辛缜眼神淡淡的扫过少女发顶,冷峻的脸上喜怒不辨,没有半点儿波澜,只道,“好好照顾你二姐姐。”

    杨敏忙不迭点头,“是……”辛缜又看她一眼,冷眉蹙了蹙,“朕今晚前来之事,不要告诉府中任何人。”

    杨敏忙道,“是……”说罢,辛缜带着莫羡直接越过杨家府苑墙头,飞身离去。

    直到那人的身影淡出视线,杨敏方才敢抬起头来。

    她盯着那高高的院墙,半天没回过神,脑子里只盘旋着那人如画的眉眼,还有那周身难以言说的矜贵疏离的气质,神秘高华,令人着迷。

    她胸口剧烈起伏,往素月院回走了几步,趴在那临花的窗户前,往里头偷偷打量。

    轻纱绣十二美人图的屏风挡不住那女子躺在美人榻上的万种风情。

    她心头抖了抖,不知为何,就这么生出无穷无尽的自卑感来,卑微可怜得她想哭。

    她单知道这世上比她好的女子多的是,可从没想到会有人那样好,好得她都不忍心去嫉妒她。

    君上喜欢她不是没有理由的,她生得的确和普通女子不一样。

    杨敏黯然失神的离开素月院,打心底里,对杨轻寒亲近不起来,也不讨厌她。

    她只想,自己有生之年,能这么见君上一回,也值了。

    日后,她就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等着家里给她安排一桩门当户对的亲事,就这么嫁过去了此一生。

    ……次日,杨轻寒头疼欲裂的醒过来。

    宿醉之后,身体有些难受,摸摸嘴唇,微微红肿,竟不知道是怎么了。

    阿梨托腮坐在她床边,笑嘻嘻道,“小姐,你醒了啊,头还疼么?”

    杨轻寒曲起大拇指用力抵了抵眉心,“嗯,疼。”

    哦,回忆起来了,以为是做梦,其实是某人来过了,两人互相在一起咬了一会儿嘴唇。

    她不好过,想必,他唇上也不好看。

    杨轻寒有些想笑,勾起嘴角,淡淡的挑了挑眉稍,心情好了起来。

    阿梨瘪瘪嘴,端起一碗热汤,让她先喝了,“这是解酒的药,小姐先喝了,再躺会儿就好了。”

    杨轻寒低头,就着阿梨的手将汤药喝完。

    躺了一会儿,感觉好了很多。

    她不太常喝酒,偶尔喝那么一两回,不过酒量是真的不太好,喝上几杯就会醉。

    “阿梨,现在什么时辰了?”

    “都快午时了,小姐,你饿不饿啊。”

    阿梨絮絮叨叨的说着,“早间的时候,老太太和大公子已经过来看过你了,见小姐还睡着便没有进来打扰,杨大人一大早就去了礼部官衙,三姑娘被人请到了永宁伯府做客,现下还没回来。”

    杨轻寒一面听着阿梨说话,一面摸摸自己的肚子,“饿还是有点儿饿的……”阿梨扑哧一笑,“小姐,你休息好了就起身,阿梨服侍你洗漱更衣。”

    杨轻寒闭了闭眼,等脑子里那股眩晕的感觉消失了,然后才坐起身,在阿梨的服侍下洗了脸漱了口。

    阿梨替杨轻寒绾了个少女发髻,随手点缀几只漂亮的花簪。

    又取来一套珍珠百合裙为她换上,如此,坐在妆台前的女子便更加显得昳丽无双,纤秾合度。

    怎么看也不像个生过孩子的。

    杨轻寒站起身,随口问了问,“辛真寒呢?”

    小崽子离不开她,这都一大早了,居然不见他那个小家伙在她床前撒娇,倒是件新鲜事儿。

    阿梨噎了噎,道,“小姐,小主子怕是来不了了。”

    杨轻寒皱了皱眉,“怎么了?”

    阿梨正要说什么,天宝在门口敲了敲门。

    “大小姐!听说你昨晚醉得七荤八素的?

    现在可清醒了没?”

    杨轻寒没好气瞪他一眼,往外头走,“怎么回事?

    你怎么过来了?”

    天宝嘿嘿一笑,“惊不惊喜?

    大小姐,天宝现在率领虎豹骑五百精兵全部听从您的指挥,在君上回盛都之前,我们都是您的人了。”

    杨轻寒脚步狠狠一顿,“什么意思?

    阿缜要离开盛都?”

    天宝挠了挠头,“是啊,昨晚君上不是来跟大小姐道过别了么?

    大小姐,你不知道?”

    杨轻寒眸子微眯,懊恼的拧着眉头,“我昨晚喝醉了……”她是感觉有人来了她房里,也好似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她耳边絮叨些什么。

    不过,她实在头晕得厉害,根本没听清楚他的话,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天宝揶揄一笑,“果然,喝酒耽误事儿吧?

    君上果然双标!从不让我等喝酒,但大小姐喝酒,君上便一点儿惩罚也没有!”

    杨轻寒啧了一声,玉白小脸微微泛红,“少贫嘴,谁说他没有惩罚我的……”她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身上还有某人留下来的吻痕。

    天宝挑眉,“哪儿,哪儿呢,让天宝瞅瞅?”

    阿梨翻了个白眼儿,一把揪住某个跳脱男人的耳朵,“赶紧说正事儿,小姐哪有功夫在这儿听你瞎白活。”

    天宝可怜巴巴的捉住阿梨的手腕儿,“阿梨,你对我怎么越来越凶了?”

    阿梨放开他的耳朵,别开视线,“没有,谁让你跟小姐废话的……”天宝没察觉阿梨闪躲的小表情,双手插着腰,悠然道,“大小姐,君上亲自带兵打仗去了,这次打的是一直盘踞在咱们盛月王朝西北边境的大乾,然后顺便呢,君上会带兵去将被围困在晋城几个月的风岚大将军兰英救出来,两国合力,披坚执锐,西出大乾古兰关,直捣黄龙,杀大乾个措手不及。”

    杨轻寒脸色平静的听着,这些话她回忆起来了,昨晚阿缜在她耳边说过。

    “大小姐放心,君上不是头一回打仗,不出半年,定会凯旋。”

    阿梨道,“那君上这么快就走了?”

    天宝道,“是啊,那风岚国形势危急,兰将军所在的晋城坚守了六十多天,手下兵卒不过五千人,前后枕戈达旦经历大小三百余战,虽迫得敌军退军数百里,俘虏活捉两千多人,但是这几日,大乾虎狼之军去而复返,十万铁骑往晋城而去,声势大振,势要将兰将军和整个晋城拿下,兰将军此战危矣。”

    阿梨听得心里直发慌,“小姐,虽然阿梨没经历过战争,但是阿梨曾经和天宝游走于整个盛月边境,听那边境的百姓说起战争便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来战场上凶险得很,君上也是为了盛月的百姓,才急急率军离开的。”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