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吹雪落 - 第760章 招惹 嫡女为凰杨轻寒辛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杨敏羞得脸红,没好意思张口。

    杨鸣便替她回,“还没有。”

    杨轻寒往旁边一瞧,便见着一个干净利落的挺拔身影,身穿湖绿的圆领长袍,腰挂皮革腰带,长腿,眉清目秀。

    “这位,我应该叫一声大哥?”

    杨明朗顿时一阵惶恐,“姑娘折煞犬子了!”

    杨鸣却不似他父亲那样胆小懦弱,嘴唇微抿,直言道,“二妹妹,大哥名叫杨鸣。”

    杨轻寒见他不扭捏,性子直爽,对他也有了好感,看来阿缜在替她选择家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考察过,选中杨家,着实是看这一家子老实朴素才决定用他们的。

    “大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见面礼。”

    说着,将一柄从三秦之地寻来的天极剑递给他。

    杨鸣向来克制的眸光微微一闪。

    “二妹妹……”“大哥只管收下,不用跟我客气。”

    “可是我……”他想说自己武艺不精,不值得这样的好剑,更何况,家中父亲管得严,一心只想让他科考出仕,不准他舞刀弄剑,玩物丧志。

    但眼前女子却粲然一笑,“大哥文采虽好,但武艺也不可荒废,若大哥不嫌弃,我可以让我身边的人教大哥一些防身的功夫。”

    杨鸣抬眸,“你……”他想问,她是怎么知道他喜欢剑的,而且他此生不爱做文章,只想做侠客。

    若非家世所累,他定然已成了江湖之中闲云野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快意恩仇。

    杨轻寒笑了笑,没回他的话,转身跟其他家人客套。

    一大家子人和杨轻寒聊了一下午,方才放下了心防,晚上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晚饭,又增进了不少感情。

    吃完饭,杨轻寒才在阿梨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高兴,喝了几盅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姐,你看看你,脸都红了,还说自己没醉呢!要是君上知道你在外面随便喝酒,肯定来找你算账。”

    阿梨替她脱了鞋子,杨轻寒顺势倒在温暖的被子上。

    上头是淡淡的苏合香,仿佛辛缜就在她身边。

    她双手将被子抱进怀里,小脸在柔软的被子上蹭了蹭,呢喃了一声,“阿缜,唔,阿缜,我好想你。”

    阿梨笑盈盈的歪在床上,一只手轻轻撑着头,另一只手扯了扯自家小姐的衣袖,“小姐,我看你平日里总是一副不在乎君上的模样,其实心里,最喜欢的人,就是君上了吧。”

    杨轻寒浅浅牵开嘴角,醉意盎然的半眯着眼,“嗯。”

    阿梨好奇道,“那小姐为什么还要装作一副爱君上比君上爱你还要少的样子呢。”

    杨轻寒“嘘”了一声,压低声音,醉醺醺道,“因为,如果我爱他爱得多了,他就不那么爱我了……”阿梨一噎,嘟了嘟嘴,“小姐,这是什么说法?”

    酩酊的杨轻寒笑了笑,“这就叫情深不寿,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小姐小看人。

    只是,阿梨觉得君上不是那些凡俗男子,对小姐的感情也不一样,这三年阿梨对君上也有怨言,但君上为人大度,一面到处寻找小姐,一面对我们这些旧人心怀宽仁,说起来,阿梨还从没有见过像君上这样痴心不改的人。”

    杨轻寒摇摇头,眼睛盯着头顶的轻纱,幽幽道,“阿缜不一样,阿缜是帝王,帝王自古没有一个是深情的,虽然现在你看他对我非我不可,可以后呢,他手握君权,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万一等我人老珠黄,他不要我了,怎么办?

    我也是要面子的,对不对?”

    阿梨呆住,原来,在小姐心里,她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正因她太清楚这些,所以才过得格外小心翼翼。

    看似潇洒的背后,心里也不敢松懈半分。

    阿梨心里发酸,将自家小姐的手握住,“小姐,你就是老了,也是全天下最好看的老奶奶,谁要是不要小姐,那肯定是瞎了眼。”

    杨轻寒扑哧直笑。

    喝醉了的她,看起来格外娇嫩,小脸泛红,嘴角光华潋滟,让人瞧了便想亲上一口。

    阿梨由衷感叹一声,“小姐,你真美啊。”

    杨轻寒从不将这些话放在心里,懒道,“阿梨,我热,你去替我打水,我要洗澡。”

    “好,小姐,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和秋禾去打水。”

    “嗯嗯。”

    阿梨将房门轻轻掩上,门里透着风儿,院子里种着大片云蒸霞蔚的鲜花,月影黄昏,暗香浮动,香气宜人。

    杨轻寒长长舒了一口气,腰带束缚得她胸闷气短,她顺手将衣带和外套都解开了,只穿了一件薄纱的单衣,里头绣着兰花的肚兜若隐若现。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她咕哝一声,也没力气抬头看外间是何人,便道,“进来。”

    杨鸣走到屏风旁,便看到床上春光撩人。

    他没想到屋内会是这样一番惹人怜惜的场景,慌忙低下头,“二妹妹,醒酒汤……”杨轻寒从床上撑起身子,疑惑的盯着来人看,“你是?”

    杨鸣不敢看她,手脚僵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杨轻寒摇摇晃晃站起身,走到屏风处,小手搭在来人的肩头,拨转他的身子,借着微弱的月光看他的脸。

    “奇怪,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是不是生病了?”

    杨鸣蓦的看到她红润鲜嫩的小脸,水波潋滟的眸子发出撩人的光,更让他心惊肉跳的是,她身上没穿外衫,轻纱拢着她玲珑玉白的身子,那绣在肚兜上的白玉兰花枝浪漫,格外晃人眼睛。

    他瞬间瞪直了眼,一颗心犹如擂鼓,砰砰跳个不停,“我我我……”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是烫得很,跟发烧似的。

    “我是来给你送醒酒汤的,放在这儿,我现在要走了……你……你自己喝吧。”

    杨轻寒一把将他肩膀拉住,“你往哪儿跑。”

    杨鸣不敢停留,往门外走,“二妹妹,你……”杨轻寒意识混沌不清,皱了皱眉头,以为他是贼,追上去捉他。

    “站住!”

    说着,人已经落进一个带着淡香的怀抱里。

    她抬起下巴,嗅了嗅来人身上的苏合香,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顿时委屈的红了眼睛,趴在他怀里,呜咽了一声,“阿缜,有人偷我钱……你快帮我把他捉回来。”

    杨鸣落荒而逃。

    辛缜揽着某个醉醺醺的人,偏过头,看着那个狼狈远去的背影,眸子里泛起一片骇人的冷光。

    她不过刚出宫,就给他惹了一个烂桃花?

    这小妖精,果然不让他省心!他将怀里醉得不省人事的娇软身子打横抱起来,大步进了屋。

    俊脸阴沉沉的,眼角眉梢都是怒意。

    又不忍心责怪她,将她放在床上,用被子把她整个人盖住,动手揪了揪她脸上光滑若腻的软肉,“你啊,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有多勾人?”

    “谁准许你喝酒的?”

    “再喝酒,就罚你三天不准下床,知不知道?”

    杨轻寒“唔”了一声,“阿缜……”辛缜面色黑沉,“还知道叫我?”

    杨轻寒伸出手,勾住他的小手指,“我想你了……”辛缜满腔怒火,在此刻心里一软,握住她的小手,“你说什么?”

    “我想你……”“再说一遍。”

    “我好想你……呜呜呜……”说着竟哭了起来。

    辛缜一声轻笑,见她泪落如雨,可怜巴巴的红着眼圈儿,心里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只将人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缠绵细细的啃。

    杨轻寒仰着脖,感受到有人在吻她。

    她气息微喘,浑身发软,不自觉的依偎进他怀中,抱住他的腰,没有章法在他身上啃来啃去。

    辛缜勉强忍耐了一会儿,将人从怀里拉出来,“宝儿,你睁开眼,听我说。”

    杨轻寒睁着迷离的眼眸,待看清身前人影,傻愣愣的说,“阿缜?

    你真来看我了?

    不是做梦?”

    辛缜轻笑一声,弯起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尖,嘴角轻抿,“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晚上没有你陪着,我怎么也睡不着,便出宫里来寻你。”

    杨轻寒望着他黑色的瞳孔,痴痴的笑,醉了,“那你今晚陪我睡。”

    辛缜没动,薄唇缱绻,覆在在她唇上吻了吻,那股清冽的酒意让他也有些翩翩然,不过,他理智尚存,没再沉溺下去,目光清醒的将那勾人心魂的柔软身子稍微推开一些,让她在自己面前坐好,而后气息沉沉道,“宝儿,风岚国君向我盛月求援,如今盛月西北与风岚唇亡齿寒,我不得不御驾亲征,一举歼灭大乾。”

    杨轻寒没听明白他的话,她脑子乱哄哄一片,什么风岚盛月西北,乱七八糟的。

    辛缜又笑了笑,道,“盛月除了叶天逸和周沐恩,没什么不世出的将才,姜家这一代也逐渐衰落,如今就剩下个澜儿一个女子。

    周沐恩得替我镇守盛都,叶天逸带着精兵攻打大乾南路精锐,而我,必须和风岚的兰英将军结盟,先率领大军将被围困数月的兰英从晋城救出来,然后合军抵抗大乾的五十万强兵。”

    杨轻寒喃喃,“兰英?”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