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芙洛 - 第八十章 此竹马有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哦洛水河边有座莱仙镇,据说百年之前有位修士曾在此处飞升成仙,真假暂且不知,但是这座莱仙镇确实风景宜人,水汽缭绕,远远看去倒也真的是钟灵毓秀,时值春夏,杨柳依依,芳草萋萋,临近河边的窄道有不少人坐着小买卖,卖小笼包的,卖河中刚打捞出来的鲜鱼的,卖小饰品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好吸引街边的游客。但任凭人们喊破了嗓子也不见游客有一个采买物品,他们皆身穿着白衣,仙风道骨,相貌英俊。

    这些游客看起来像是有为的修士,但莱仙镇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外来的人了,尤其是修士,所以莱仙镇的小贩们恨不得化身为狼,把这些修士拔干净。

    卖酱菜的李婶呆呆的望着对面立在船头的一个白衣少年,微风轻拂,吹得他发丝飞扬,他站在船头,迎风而立,远远望去衣袖翻飞,跟欲乘风归去的仙子一般。

    “哎!李婶你这是看呆了?”旁边卖干货的妇人磕着瓜子过来“啧啧啧,你这眼神怕是要把那俊俏儿郎吃了一样!也不怕你家老李杀过来!”

    李婶回过神,打着哈哈搪塞了过去,心里头却狂跳个不停,这些人连续几天都没有散去,显然是发现了什么,这地方怕是不能久留了,得赶快回去告诉姑娘一声。

    心里头这么想着,她便再也顾不得自己的摊子了,收拾了东西,跟其他人谎称身子不大舒服,就匆忙打道回府,刚刚惊魂未定的开了门,就见姑娘正定定立于院中,吓了她一跳。

    李婶赶快回身把门掩好,深吸口气稳住心神,拉起姑娘的手往屋走:“姑娘怎么出来了,这日头太高,仔细晒着!”

    李婶拉住的这位姑娘大概17.8岁的样子,穿着淡紫色粗布罗衫,面罩长纱,虽看不出面容如何,但身姿窈窕,漆发如瀑,想必也是美人一个。

    “不用了!”紫衣姑娘轻声说道,声音宛若黄莺轻啼“他们已经到了。”

    姑娘话音未落,扣门忽然不轻不重的响起。

    李婶面色灰白,想到可能是自己败露了行踪,更加内疚,瞅着紫衣姑娘踌躇不肯开门“姑娘……”

    “开门吧!”紫衣姑娘倒相当平静,似是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该来的总会来,不怪你!”

    李婶并未动作,那被掩的好好的竟然自己轻轻的开了,只见门外赫然站着十多个白衣男子,相貌各个俊美无比,剑眉星目,尤其为首的那名白衣男子尤为出众,只见他气宇轩昂,手扶佩剑,眉头紧锁,衣袖绣着繁复的金丝梵文,腰间玉牌泛着幽幽冷光,上书:“云珑”两字,他看着紫衣姑娘眼神明显一亮,转瞬又冷冽无比,低声斥道“季云莞!你果然在此!”

    周围安静了一会,紫衣姑娘歪歪头,微不可察的叹息一声:“这位修士,你认错人了,妖女季云莞三年前早已死在诛仙台,天下皆知,小女子虽然也姓季但单名只有一个莞字!”

    “妖女还敢诡辩!还不速速束手就擒!”一男子举剑上前。

    “呵呵!”季莞轻笑一声,真是风水轮流转,她以前也是拿着剑第一个开嘴刀的人,而现在,她也是被万剑所指的那个人,季莞摇头轻声细语:“小女子所言句句属实,左右邻里皆可为证,与其在此处为难小女子,不如去问问你们的仙尊,那位能号令天下妖魔的季云莞到底死干净没有!”季莞在面纱下的面容模糊的笑笑,“各位,慢走不送!”

    “你!!!!”

    周云珑伸手制止身后跃跃欲试的男子,叹息道:“多少年了,你还是如此巧舌如簧,师姐,你以为仅仅一扇面纱我就认不出你了吗?今日我奉师尊之命将你带回崇吾,所以,不管你是季云莞也好,季莞也罢,都得跟我回去!”

    “我都说了季云莞已死!”季莞轻声说道:“宋渚清不是说过季云莞其罪天诛地灭不可逃,她都已经被你们天诛地灭了?!难道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哼!妖女!!仙尊名讳岂是你能提的!”刚才那个叫嚣的男子再次拔剑喊道,但这会却不待周云珑再次出手阻止,只见季莞转向那男子方向,只是轻轻摆了摆手,男子立刻飞升八尺,然后重重砸在地面上半天没爬起来!

    “月冷!”“师兄!”“师弟!”几位交好的师兄弟赶紧去搀扶,有序的队伍一下乱作一团,另外几人拔出佩剑,对季莞怒目而视,只等周云珑一声令下就把这个妖女拿下!剑光冰寒,照的李婶的心里冰凉彻骨,季莞却依旧平静,她慢死调理的抚平袖口“周云珑,我最讨厌别人打断我说话了!怎的崇吾仙山现在收徒如此草率,这样没有教养的人也能成为云端弟子吗?趁我还能控制自己,收拾收拾回吧!”

    好厉害的煞气!好狂妄的口气!众人面面相觑,当年妖王惨死,据说临死将号令千鬼万妖的都王令紫玉扳指给了季云莞,季云莞从一个小小的凡修一跃成为妖都之王!如今看来此妖女喜怒无常,修为更是深不可测,诛仙台都没有将她诛杀,他们这些小小凡修,又如何能将这妖女带回崇吾云端?

    周云珑眉头紧皱,他料到季云莞并不会念旧情,但是师尊之命难为,他今天一定要带她回师门!

    周云珑气沉丹田,一挥手将整个小巷结成一个巨大的结界:“季云莞,此处乃人间闹市,动用仙法只会伤害无辜!还不速速于我回崇吾云端,好解你身上妖法!”

    “无辜?”季云莞重复了一句,难道当年她就不无辜吗?“妖法?”笑了,终是对周云珑失望透顶“啊珑,是你们要对我赶尽杀绝,我还手就要伤及无辜?那你们又在干什么?莱仙镇百年来都是安静祥和,你们佩剑而来,于我又有何异?”

    “你……”周云珑气急,一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季云莞还是人人喊打喊杀的妖女,但他知道,今日他必须要把她带回去,因为只有她才有可能救仙尊,救师兄,救崇吾山云端众弟子,救天下苍生……

    看来免不了一战了,虽然不想,但他还是挥了挥手,后边弟子升空成列,将季莞所在的小院紧紧围住。

    这是……万方屠魔阵?季云莞忍不住冷冷哼了一声,还真是看得起她!她冲李婶点点头,李婶赶紧退出阵法,这个屠魔阵法,虽是修仙者屠魔的终极阵法,但姑娘应对绰绰有余,她还是不要拖姑娘的后腿了。

    季云莞看李婶已退出阵法,这才轻飘飘飞升上空,双手轻轻一挥,一阵紫风凭空而至,直直冲着东南角的一个缺口而去,那里两位弟子急急甩出剑光,却只能堪堪挡住紫风,这次所有人的面色全都难看起来,这个屠魔阵,只要妖魔鬼怪在此阵眼中,所有妖法宝物便会全部失去法力,没想到这妖女竟然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轻松就攻破了阵法的缺口。

    季云莞不想再次受制于人,本着速战速决的心态,双手轻轻一推,巨大的紫风仿佛夹着万剑利刃在阵法之中从上劈下,几个修为尚浅的弟子明显招架不住,脸上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了伤口!

    当年诛仙台之战周云珑因为年岁尚小并没有参加,所以他始终不信,好端端的师姐怎会变成妖女?又怎么会让三百四十四位仙家弟子魂无所归,尸骨无存?今日才知,师兄所言不假,季云莞轻轻松松就能让这个云端引以为傲的屠魔阵法成为废阵。

    来不及再细想,眼看阵法就要被紫风冲散,周云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飞到阵法北面,狠狠咬破手指,将血抹上剑身指向季云莞,有着明月之辉的冰珪剑,悲鸣不已,但它却无法阻挡主人的决定,阵法饮血,此为同归于尽的方法,屠魔阵瞬间红光大显,腥风推动,自阵眼开始,它就像慢慢张开了一个血盆大口,开始自动旋转起来!

    万方屠魔阵,见血封阵,要想离开,必须以血来祭!这简直是个傻子!季云莞愣了一下,这么邪气的法子究竟是谁教周云珑用的,好歹毒的心机,今日不是让她死就是让他死!

    周云珑完全不给季莞细想的功夫,他已经仗剑而上,招招致命,如果说这阵法是困住季云莞的蛛丝,那周云珑就化身为蛛,妄想把季云莞吃干抹净。

    季莞抓住周云珑的手腕,逼停了他不要命的剑法!一挥手,将其他的弟子全部用紫风震出阵法外:“周云珑!你醒醒!别以为你们仗着少时情谊我就会手下留情!你停下这该死的阵法!”

    周云珑双眼通红,拿着剑的手微微颤抖,他想起师兄说的话.,不论任何代价,都必须把季云莞带回崇吾山,哪怕要他的命也在所不惜!可是····可是那是季云莞啊,是·····师姐季云莞啊······周云珑看着眼前被面纱挡住的脸,猛然记起小时候师姐一边小心翼翼的给他包扎伤口,一边狠狠的骂他是个笨蛋,周云珑甩甩头,颤巍巍的张口;“师姐~”

    季云莞呆住,看着已经神志不清的周云珑咒骂了一句,她自认此心已死,可是真的死了吗?她一挥手,周云珑就晕了过去,季莞扶住周云珑慢慢落到地面,看着越收越紧血红的阵法,皱眉摘下帷帽,不管怎么说,身后之人是算准了她会心软吧,那他赢了!她的心确实还没死,也确实还会心软啊!

    摘下帷帽的季云莞肌肤胜雪,柳眉微蹙,红唇紧紧抿着,确实是个美人,而且是个与众不同的美人,因为她的眼眸并不是黑色,而是淡紫色,如同琉璃一般流光溢彩,泛着幽幽的冷光。

    随着季云莞的紫瞳颜色越来越深,阵眼的红色也如同被什么压制一般越来越淡,她甚至都没伸出一根手指头,刚才那吓人的阵法竟然就渐渐消失了。

    “原来如此!”

    低沉的嗓音如同黑石一样砸在季云莞的心上,她皱眉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半空的青衫男子“夏云瑾!”

    “啊莞,好久不见!”夏云瑾淡淡的点点头,一如当年一样文质彬彬,仿佛他们依旧是同门师兄妹,不曾刀剑相向,而他身后是刚才被震出阵外的仙门弟子,其中一位还恶狠狠的掐着李婶的脖子!这情景还真是讽刺!

    季云莞扶正周云珑,也不想在掩饰了,紫瞳冷冷注视着夏云瑾:“你想干什么!”

    谁也没有料到,季云莞的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这个痛她是多么熟悉!他们回回都要用这个骗她,可笑的是,他们回回都会成功!季云莞转眸看向身边惊慌失措的周云珑,周云珑也不敢置信的看看自己的双手,那双修长的手早已血色斑驳,他又惊慌失措的看向季云莞:“师........姐........”

    胸口的匕首显然早就被法力高强的人施了法术,季莞的鲜血如同被匕首吸去一样,眼前一阵阵发黑,她不想再看见周云珑,季云莞一挥手,周云珑就跌了出去,被两个云端的弟子扶起愣愣的看着季云莞,现在还不敢相信他自己做了什么。

    “怎么?他不来就换了一个人故技重施吗?”季云莞强撑着一口气说道“名门正道,你们就非要逼我至此吗?我倒底做了什么?”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