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芙洛 - 第七十九章 此竹马有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萧暮染吓呆了,怔怔的看着那张血盆大口向自己扑过来,旁边忽然伸出一只手拉着她就跑。虽然周围黑漆漆一片,但是这个拉着萧暮染奔跑的人就像一束光,拉着萧暮染远离这个恐怖的暗界。“啊琰啊……”萧暮染猛的回神,就见一边的萧璧悠已经翻白眼了。千钧一发之际,萧暮染也来不及多想,一个猛扑就把陈宇宁给按在地上。

    “咳咳咳咳咳……”解脱钳制的萧璧悠猛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差点呛死,她也顾不上矫情,从手上退下桃木手串一扬手就扔到陈宇宁身上。

    此时的陈宇宁被萧暮染死死的压着,他的脸部不断扭曲,嘴里发出不似人类的嘶吼,萧暮染被陈宇宁横冲直撞撞得全身酸痛,龇牙咧嘴的朝着萧璧悠大喊:“姐!不管用!”

    不管用?萧璧悠慌了神,猛然想起什么,开始拽脖子上的九龙玉佩。

    萧暮染就快压不住了,一只眼睛的瞳孔竟然慢慢变成了红色,她死死地盯着陈宇宁,陈宇宁亦死死地盯着她,萧暮染觉得陈宇宁就仿佛一个在挣脱束缚的困兽,撕咬怒吼,很快就把萧暮染折腾的遍体鳞伤。

    萧璧悠拽下自己脖子上的九龙玉佩,咬破手指将血点在九龙的眼睛上,往天上一抛。

    九龙玉佩刹那间盛放如月华般的光芒,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从上之下越收越紧,周围狂风大作,萧暮染终于坚持不住被陈宇宁掀翻过去。

    萧璧悠连滚带爬的跑过去扶住萧暮染“没事吧!”

    萧暮染摇摇头,两个人一起看向陈宇宁,惊奇的发现陈宇宁竟然可以半跪着,他也不嘶吼咆哮了,只是他的瞳孔竟然全部变成了黑色,此时正阴恻恻的盯着她们姐妹俩。

    这个眼神就是要吃掉她们!萧暮染和萧璧悠对视一眼,万幸的是陈宇宁好像也出不来,他被那个九龙光圈照着,一神器一恶灵僵持不下,谁也奈何不了谁,萧暮染说道:“这样不行,破圈是迟早的事,它是日本娃娃,一定要马上找到它的真身!要不然咱们两个出不去了!”

    “啊?哦!”萧璧悠难得乖巧的点点头,萧暮染从来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这个斩钉截铁的样子倒是有点像他。

    “愣着干嘛?”萧暮染皱眉看着萧璧悠“还不找找!”

    “啊?哦哦哦,找找找!”萧璧悠赶忙爬起来,在这个狭小黑暗的地方找了起来,这本来就是他们陈家的地下室,平常好像就堆放一些杂物,而且估计陈家姐弟不要的玩具什么的不会少,这要从何找起?萧璧悠看向另一边的萧暮染,却发现她闭着那正常的一只眼,用那只血瞳怔怔的看着摊着的陈雨佳。

    “找到了?”萧璧悠赶忙跑过去。

    萧暮染伸出手,指着陈雨佳“在她身上!”

    可能是感觉到了危险,被九龙玉佩控住的陈宇宁竟然站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呵呵呵的笑起来!

    “笑个毛线!”萧璧悠气道。

    “赶快找到那个日本娃娃,烧了!我去挡一会!”萧暮染交待了一句,就转身跑到陈宇宁面前,把萧璧悠挡的严严实实。

    “哎哎!你拿什么挡啊!”难道用你的眼睛吗?萧璧悠气的跺脚,但刻不容缓,她不能浪费萧暮染争取下来的宝贵时间!

    她扒开陈雨佳的衣服,没想到一天没见,陈雨佳的尸体竟然隐隐发臭,来不及多想,萧璧悠在陈雨佳身上下,其手,可哪里有那个娃娃的影子,萧璧悠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回头问萧暮染“你确定········”

    却看见陈宇宁一只手就把萧暮染给死死的按在地上摩擦!完了完了完了!萧璧悠闭了闭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顺着陈雨佳往上摸,在陈雨佳的脖颈间摸到一个小小的突起。

    记忆闪回,陈雨佳摸着颈间的项链笑的一脸甜蜜“这是我男朋友从日本给我带回来的,说这个小娃娃长得很像我!”几个同学对于富家女的眼光迷糊不已,一个小娃娃做成项链的样子?恐怕现在的小学生都不会买吧?但是陈雨佳说好,另外几个也不好说实话,一一点头附和着。

    陈雨佳满意的低头微笑,眼角余光看见萧壁悠白t和牛仔裤进门,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将项链举起给萧璧悠看:“怎么样?好看吗?萧璧悠!”

    项链的坠子是个穿着和服的小娃娃,雕刻的栩栩如生,一双黑乎乎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萧璧悠,有钱人都什么癖好,这玩意不是日本祭祀用的吗?为什么要戴在身上?但她和陈雨佳实在说不上几句话,就点了点头敷衍了事!

    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萧璧悠攥紧了手里的坠子,从口袋里拿出,她老爹给她的一张符咒,念了一个决,符咒包裹着那个罪恶的小小坠子化成一团黑烟。

    另一边陈宇宁也不断地挣扎着,可是怎么也挣不脱身下的浓烟,渐渐的陈宇宁的瞳孔终于恢复了正常颜色,他痛苦的皱着眉,向萧暮染伸出手;“姐姐,我疼,姐姐救救小宇吧!”

    萧暮染踌躇了一瞬,终于还是没有伸出手,她盯着陈宇宁摇头:“滚回你老家去!”

    陈宇宁亦不在挣扎,他阴恻恻的盯着萧暮染:“我,会,回,来,的!”话音刚落,陈宇宁的脸便随着浓烟渐渐消失。

    萧璧悠支撑着来到萧暮染身边,手刚一搭上她的肩,姐妹俩便体力不支,双双昏厥了过去。

    “啊染!”谁?

    “啊染,醒醒!”谁在叫她?

    “啊染!”

    萧暮染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狼狈的萧璧悠,扯了扯嘴角:“姐!”

    “你那是什么表情!”萧璧悠皱着眉甩开手:“怎么?看到我活着很失望?”

    “没!”萧暮染叹气,她和萧璧悠正常对话永远不超过三句。

    “没什么没!”萧璧悠以往白净的脸蛋左一道黑痕,右一道血印,额前整齐的留海被火燎的参差不齐,看起来狼狈极了,却依旧不影响她教训萧暮染:“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怎么你嘴里吐出的字是含金的嘛?还有,萧暮染,你能不能不要这个死样子……”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

    萧璧悠的话被陌生人打断,萧暮染这才有机会看到她们俩现在所处的位置,原来她们还在陈家,只不过是坐在一个救护车上,救护车的对面是陈家,被烧掉了多半个的陈家。

    陌生人是一名警察,穿着墨蓝色的制服,两眼炯炯有神,剑眉微皱,薄唇微抿“您好,我是j市第二刑警大队林皓!有几个问题需要核实,请您据实已报。”

    说着,这位林皓警官拿出纸笔:“首先,陈家……”

    “炸掉的!”萧璧悠抢着说道:“瓦斯爆炸,全家人都死了!”林皓警官挑了挑眉:“哦?炸的?”“是!”萧璧悠坚定的点点头,又回头瞪了萧暮染一眼。“嗯……”萧暮染艰难的点了点头。

    林皓收起笔,神色莫名的看着姐妹俩:“那么,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我们就是……”萧璧悠咽了口口水:“我和陈雨佳不是同学么?她邀请我们来的,说要吃顿饭,我们刚进门就……砰的一声!炸了!”

    萧暮染也赶紧点点头:“嗯炸了!”

    “你们……”林皓正要再说,远处一个警官跑过来:“头,结果出来了!”他跑过来小声的跟林皓耳语了几句,林皓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严肃的看了萧璧悠姐妹俩,对那个警官说道:“带回去!”

    “哎哎哎!带我们干嘛啊!”萧璧悠吓死了,她拖出萧暮染,指着萧暮染的打了一个绷带的脑门“我妹妹还没成年啊,她她她还在受伤啊!!”

    林皓已经走远了,那个小警官无奈的看着上蹿下跳的萧璧悠:“只是例行公事,做简单的笔录而已!”

    “那也不行!”萧璧悠拦在萧暮染的面前,像是一个老母鸡护着小鸡一般;“我妹妹脑袋不清楚,以后傻了谁负责!”

    小警官叹口气:“那这样吧,就你自己跟我回局里做笔录吧!”

    “那·······算了,还是一起走吧!”萧璧悠偃旗息鼓:“我们俩在一起,我还能照顾照顾她。”

    一路颠簸,萧暮染昏昏欲睡之际终于到了辖区的警局,只是萧暮染看了一眼就觉得眼睛不大舒服,不想进去。

    可惜不管她愿意不愿意,都得和萧璧悠一起走到这间大笼子里。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