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妖妖 - 第九章 雷霆手段 神级上门女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林绝走进原属于张涛的办公室,凡是属于张涛的东西,一股脑的丢给打扫阿姨,然后往办公椅上一靠,双脚惬意地搭上办公桌,朝徐林道:“小徐,以后部长就是我了,你小子表现不错,我升你做组长。”

    徐林那叫一个大喜啊,赶紧跑过来给林绝捶背捏肩。

    林绝摆手,这小子还真是会捧臭脚,以后混得肯定不差。

    然而林绝没高兴太久,就被苏若雅叫到办公室。

    女总裁的脸色异常冰冷,盯着林绝道:“刚来上班你就给我闯这么大的祸,你知不知道,张涛是华懂事的人,华懂事持有苏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一旦变故,苏氏就将遭受巨大的损失。”

    林绝若无其事道:“老婆大人请放心,这些都是小事。”

    “小事你个头。”苏若雅差点气疯,怒其不争道:“林绝你能不能懂事一些,现在你让我怎么办?华懂事肯定要拿张涛的事来威胁我。”

    林绝神秘一笑道:“你不需要怎么办,好好当总裁就是,这事我来处理,把你的车借我用下。”

    “干嘛?”

    “当然是去解决问题了。”

    林绝没解释太多,找到张涛的信息后,驾车直接去了张涛的住处。

    来到张涛居住的地方,林绝贴着防盗门倾听片刻,确定门内无人后,林绝飞起一脚,破门而入。

    林绝快速搜查起来,果然在张涛卧室的抽屉中,找到一份文件。

    “跟我玩心眼,嫩着呢。”林绝嘴角微弯,果然找到张涛和郑大强的私下协议。

    有了这份证据,张涛就只能等着吃官司。

    林绝又将其他地方检查一遍,有些失望,没找到关于那个华懂事的有用线索,看来那华懂事还是有些道行的,没与张涛往来太过深入。

    随后林绝将张涛的家彻底弄乱,搞成是入室盗窃的现场,扬长而去。

    啪!

    苏若雅从办公桌后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刚出门半小时就回来的林绝,以及丢在眼前的一份文件。

    林绝一屁股坐在苏若雅办公桌上,俯视着这位冷美人,笑道:“有了这东西,张涛就完了。”

    苏若雅半信半疑打开,浏览后脸色愠怒起来:“这个张涛,真的与郑大强勾结,气死我了。东西你怎么得到的?”

    “从张涛家里拿的。”林绝轻松道。

    苏若雅惊讶道:“就这么简单?你怎么进他家的?”

    林绝胡扯道:“我光明正大走进的。”

    苏若雅显然不信,嘴上不说,但林绝今天的一系列行动,已经在她心湖刮起大浪。

    先是以雷霆姿态怼天怼地,几乎把整个苏家的人都斗败。

    继而轻松要回欠款,还附带五十万利息,随即挤走张涛,这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苏若雅想着心事时,林绝突然上身前凑,嬉笑中,在苏若雅小嘴上亲了一口。

    苏若雅整个脑袋都空了,好半响才恢复过来,不可置信瞪着林绝:“你干了什么?这可是我的初吻,我要杀了你。”

    林绝没想到冰山总裁老婆还是初吻,这太夸张了,赶紧走人。

    驾车来到金色之夜酒吧,林绝刚一进门,好几个原本是他同事的保安立刻啪一下敬礼:“林总,您好。”

    林绝摆摆手:“别来这套,这里赵雅最大,我就是来喝酒的。”

    闻言,几个保安都嘿嘿怪笑起来,看着林绝,一副我懂的表情。

    “靠,难道我看起来像是会对女下属下手的坏人吗?”

    林绝扶额,感到很委屈,有一种被人看低鸟滴伤感。

    赵雅扭着细腰,黑丝长腿迈过来,有些幽怨道:“你这人居然会是苏总的老公,真是让人家不敢相信,昨晚看起来还以为是流浪汉呢。”

    林绝眼神火热地盯着赵雅饱满的凶器,嘿嘿笑道:“雅雅你是不是吃醋了?如果你不介意,就让我这个上司潜规则吧,会很刺激哟。”

    看着林绝非常侵犯,非常期待的表情,赵雅白皙的脸蛋爬上红霞,媚眼如丝道:“你想得美,真是不知足的男人,都有苏总了,还想着贪吃。”

    林绝心头苦笑,有苦自知,苏若雅那冰山老婆,才不会给他机会。

    “我去下楼上。”林绝没和赵雅说下去。

    赵雅问道:“去干嘛?”

    “放水。”

    “放水?啥意思?”赵雅一脸好奇。

    ......

    舒舒服服地在二楼的卫生间解决后,林绝走在通道中,耳朵一动,隐约听到女孩子低低的抽泣声。

    林绝仔细听了听,然后朝着角落的一个包间走去。

    透过包间门上的小窗户,林绝一览无余里面的场景。

    “草,一群禽兽。”

    林绝大骂,一脚就踹开了门。

    房间中,三个男的正围观一个柔弱的女孩桌上热舞,女孩泪如雨下,虽然觉得屈辱,但又不敢反抗,只能咬牙坚持。

    “你特么谁啊?没看到这里是vip包间吗?”林绝的突然闯入,一个戴金链子的肥硕男人戗指喝骂起来。

    林绝啪一下打开灯光,昏暗的房间顿时明亮起来,这才道:“我是酒吧的保安队长,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允许进行非法表演。”

    金链子朝桌上甩出两张红票子,嗤笑道:“我当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小保安,拿着,滚出去,别妨碍大爷我舒爽。”

    林绝看都不看一眼,冷漠着重复道:“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能这样玩。”

    “特马的,不识抬举。”金链子旁边的一个小年轻抓起桌上的啤酒瓶,二话不说,就朝林绝砸来。

    林绝眼神一寒,轻松躲开,一大步跨出,一把就拽住小年轻的头发,不顾对方的惨叫,狠狠往桌子上一压。

    小年轻哼都没哼,当场晕死过去。

    “擦尼玛......”

    另一个干瘦的男人大骂一句,站起身就要动手。

    林绝手一动,桌上的啤酒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他手里。

    哗啦!

    瞬间就在干瘦男头上炸开花。

    林绝三两下就废了两人,金链子怕了,梗着脖子,色厉内茬道:“你惹上事了,知道我谁吗?我可是你们经理李志明的贵宾,小子,你等着走人滚蛋吧。”

    “给这位姑娘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林绝鸟都不鸟他,拳头劈啪作响,气势凌人。

    “道歉?大爷我给钱的,凭什么道歉?”金链子不服气叫起来。

    林绝一把扯过金链子的衣领,语气冰寒道:“趁我耐心还有,让你道歉就道歉,你个人渣。”

    “对......对不起。”

    被林绝那仿佛实质的凶恶眼神盯住,金链子冷汗从脖子上滚下,肥肉乱颤,只得道歉,又不甘不愿从手提包里拿出几张大钞。

    林绝不耐烦哼一声,一把扯过手提包,把里面的钱搜刮一空。

    金链子肉痛得无法,那里面可不少啊。

    “现在,滚吧。”林绝指着房门,命令道。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